2020年12月16号,鸿蒙2.0迎来了手机的开发者Beta版本,鸿蒙上层应用的开发工具 DevEco Studio 增加了手机和平板的 SDK 和编程环境,对于此博主的心情是既激动又谨慎。首先说激动:这个系统我在读大一的时候一直在关注,从19年被说安卓套壳PPT,到20年9月被说垃圾,我都时刻的观望着,鸿蒙系统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可能看似只是另一个可选的操作系统平台。但它却也可能将会是 5G 万物互联时代的新机遇。又或可能是下一代的操作系统。博主在发布的当天得知发布了鸿蒙2.0的开发者手机Beta版,正值中午12点。一下课就立刻回到寝室打开电脑,第一时间下载了最新的 DevEco Studio 工具和 SDK,并开始抢先体验。

从下载安装开发环境,SDK,到模拟器调试APP,整个流程一气呵成。

首先,开发模式依旧是 JavaScript 和 Java , C/C++ ,同时也支持了布局预览器(但这个之前只有 Liteos 手表才有)。

当我拿到手机模拟器时,把玩了一下。首先我比较惊讶的是 鸿蒙手机beta版 是搭载在 P40 上的,而且Ui 界面居然和 目前的 EMUI 一模一样。
不过我认为,也有可能是为了让原来安卓的用户可以平滑过渡使用而存在这样的可能性。但是我依旧带着许多疑问来看代这个新的手机操作系统。

1

2

首先是最有争议的问题,鸿蒙是否是安卓套壳。我当时脑子里闪过了一些不敢相信的画面、和质疑的想法: 作为一个新的操作系统,完成度居然如此之高,而且还跟 EMUI 一模一样,我那时一眼断定鸿蒙是安卓。但我进一步发现,好像又没那么简单。

首先,我分别在 Android Studio 和 DevEco Studio 打包了一个初始App(HelloWorld),尝试把基于鸿蒙开发的 App 安装进华为的安卓手机上。而基于安卓开发的 App 则安装至鸿蒙手机上。

其中,发现安卓开发的 App 可以正常安装和使用在鸿蒙手机中,而基于鸿蒙开发的 APP 安装包却无法正常用到华为的安卓手机上,只能安装,一打开程序就闪退。如果鸿蒙是安卓那么基于它开发的App安卓也应该能够使用才对,这让我有些疑惑,随后我又去试了别的品牌的安卓手机(努比亚)来看能不能安装使用,发现也是能安装上,但还是无法打开应用。随即我又去反编译 hap 里面的 apk,发现居然没有具体的逻辑代码,我突然觉得闪退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那么问题就来了。它这个apk的作用是什么?鸿蒙是不是只是披着 EMUI 外壳? 它的底层是否已经改变了等等…..这让我没法确定。

而我那认为鸿蒙可能是“安卓套壳“的想法正在逐渐的消失……..这一切让我感到有些疑惑和不可思议。

3

另一方面,我发现基于鸿蒙打包的App 和 基于安卓打包的App,从大小上有着明显的区别。以下为默认新建的工程项目下打包出来的 HelloWorld 程序。

我看到这个 .hap 居然意外的比 .apk 小,同样的内容,不同的大小。虽然这并不能证明什么,但是我对这此提起了点小小的兴趣。

个人感受是:看到了鸿蒙从PPT 转变到 看得到,摸得着。无论它是否好坏,至少能确认它是存在的。我认为剩下该做的事情应该就是学习和研究它了。对这个系统的未来还是充满期待的。